懷念與追思

 懷思無限...
 謹以朵朵白合悼念已經遠離我們的師長與同學

悼念周國廉同學
忠班周國廉同學已於2014年十二月廿七日蒙主恩召. 火葬儀式在十二月卅一日舉行. 追纪念在2015年元月四日星期天在Chinese Christian Mandarin Church at Willowbrook, Illinois舉行了. 願她在主懷安息! 也寄上我們無盡的思念.

悼念李明一同學


李明一醫師生平 (1945-2013)           劉容生博士提供


李明一醫師1945220日生中國蘭州省。1949年隨家遷台,從小聰慧過人,以第一名優異成績,畢業於台北第二女中(現中山女中) ,保送台大醫學院。1969醫學院畢業,追隨未婚夫婿劉容生,赴美國康乃爾大學,攻讀生理學博士學位。次年返回臨床醫學,完成醫生訓練,後與夫婿定居於紐約首府阿巴尼(albany)近郊,行醫開業20餘年,專攻肺臟內科,由於醫技精堪,愛心超倫,深深獲得當地民眾敬愛。同時相夫教子,教育出兩位出色的子女

1998年夫婿劉容生受聘回國,服務工研院光電所,明一也毅然放棄自己經營多年的內科診所,一同返國。並於2000年加入當時甫成立的「工研院生醫中心」擔任醫學顧問。促成工研院與台大醫院合作研究,並結合光電科技與生物醫學,推動光動力療法,主持工研院生醫中心與台大醫學院光動力療法計劃。

  明一熱愛藝術、旅行、園藝和跳舞,在忙碌於事業和撫養兩個孩  子中,一直不放棄喜愛的芭蕾舞,還擔任當地芭蕾舞團的義務隨團醫師。並多次在聖誕節劇院演出胡桃鉗的夢幻之旅。參加和平基金會贊助下教會在厄瓜多爾,幫助第三世界建立一個醫療設施。

2005年明一不幸罹患罕見的多功能神經萎縮症,次年開始逐漸喪失了行動、吞嚥、說話、進食的能力,但明一始終熱愛生命,不為病魔所困,用她的微笑和無比的毅力,面對人生,歷次克服死亡的挑戰。2013112日承蒙 天父的召喚,安息主懷, 回到一個充滿平安,和詳和喜悅的天堂。她獲得重生後,會和天使一起,重新穿著她最喜愛的芭蕾舞鞋,一塊跳著優美輕快的天鵝湖舞曲。我們祝福她、我們也會想念她!



李明一醫師追思禮

新竹聖心堂,民國102119

親愛的明一,我至愛的妻子,
妳平安地走了,今天有好多的朋給送行。
剛剛向華、真華了許多想念的話,都妳是一個多麼好的毋親,
妳的同學,陳茂元醫師妳是個多麼好的學生,好醫生,又是一個多麼美麗漂亮的女孩子受多少女同學的仰慕、多少男同學的追求。聽醫學院班上的同學、茂元很要面子,一直不承認他追過妳,實在我是不太相信他的話。
妳初回台灣幾年、在工研院生醫中心做醫學顧問、當時的李鍾熙主任妳是一個多麼好的醫師同事,認真努力,完全沒有醫生的架子,受到同事信任、尊重和愛戴。
我們五十年的老朋友、碧瑞在介紹妳的時候,妳是個多広好的一個朋友。
總之,妳的一生是這應地幸福,妳擁有了多數女孩子所希望擁有的一切、美麗、聰明、好氣質、高學位、幸福的家庭、好夫夫、好子女、一切的一切!
然而到2006年、這一切的一切都改變了。醫生告訴妳得了「多功能小腦痿縮」的病。妳自己是醫生,當然很清楚的知道這是一個沒有藥物可以治療、醫學界也還不知道它的原因的可怕而又殘酷的疾病。作為一個醫生的妳,妳知道妳會逐漸地失去行動能力,逐漸地喪失了進食,吞話、行動、排泄的力、但妳也知道、妳的神智應該是清醒的。妳會像一攴被綁起來的蝴蝶,雖然精神可以自由飛翔,但身軀會完完全全失去自由,對妳這様一個愛好活動的人,是一個多麼痛苦、嚴峻的折磨呢?妳也知道在大約57年妳將失去生命!
從小,每次我望著被釘在十字架上的耶穌,我心中一直都有一個很大的疑問,為什麼這麼善良的一個人,結果會受到這麼殘忍的懲罰,的雙手被長長的釘子釘在十字架上、留著血跡?的軀體高懸在空中?為何這麼不公平呢?為什麼呢?2
這幾年來,我天天陪伴著受苦難的妳,漸漸開始明白了,開始找到一些可能的答案。天父透過妳不能動的身體,傳逹給我許多寶貴的訊息。透過妳的苦難,讓我不僅知道,而且能親身体驗到什麼是謙卑、同情、慈悲、無己地幫助人和熱愛人生。不是嗎?妳正是這一切的見證人。
妳生下擁有了所有的一切,但這十年妳又失去了所有的一切。妳告訴了我,天生下來我們所擁有的一切是不得驕傲的,我們要謙卑,我們要同情那些生下來比我們不幸的人,那些窮苦的、有病患的、有缺陷的、不如我們聰明的、能力不足的、甚至殘廢的人。這些人的不幸不是他們的過失,正如妳擁有的一切,也不過是妳稍微幸運些吧。
也讓我學習到去助人,不求回報的幫助人,它給自己帶來的快楽和滿足是遠遠超過你所付出的。這並沒有什麼偉大、所有的母親不都是這樣對自己的子女嗎?
妳更讓我學到如何熱愛人世,過去六年妳已經完完全全不能控制妳的軀體,妳仍然用妳明亮的眼睛,看著我,告訴我要勇敢地面對人生、熱愛人生!
妳一定是個天使,來到世上,過了人間所有的最美好和最苦痛事情,這讓妳回到天堂以後、更能去珍惜所有的一切。同時,妳給了我充裕的時間,讓我心理有充分的準備、這一天的到臨。
昨天我在檢妳的骨灰的時候,我還感覺到的輕巧柔和的軀體在空中飛翔 !妳如天使一般對我微笑著,正如今天我替挑選的千風之歌、
「請不要為我哭泣,我己化為千風,翔在無限的天空裏,我會化為陽光、白雲、飛鳥、星斗,時時刻刻陪伴、守著你」!
最後我要感謝妳這四十四年來對我的恩情、對我的幫助和教養出二個善良的孩子。我也要代妳感謝今天所有來參加這個道別儀式的朋友,和許多今天沒能來參加的朋友、他們都來向妳道別、向妳祝福、向妳再見。妳也不會忘記向今天所有幫助辦這樣一美好的道別禮的朋友、謝謝你。
親愛的明一,再見了,希望一路珍重,將來我們還有再見的時候。
妳親愛的丈夫、忠實的朋友和妳孩子的父親、容生敬筆


留言
(10)紀念明一         黃雅惠  2013-1-24
Dear 容生

明一一直是我(我想不只是我)心中的偶像,欽慕的對象。在她走天路最後的一段有這麼多朋友関心,有摯愛子女的陪伴,更有您細心的照顧,我們只能"感謝神!"。十年前我先生走的時候,一位好友送我這首詩,給我很大的安慰,現転送給您,希望您也喜歡。      雅惠
                    
                                       I'm Free

                Don't grieve for me, for now I'm free,
              I'm following the path God laid for me.
              I took God's hand when I heard His Call;
                 I turned toward Him and left it all.

                 I could not stay another day
              To laugh, to love, to work or play.
                 I go to Him to begin anew,
               But don't forget my love for you.

                 If my parting has left a void,
                Then fill it with remembered joy.
               A friendship shared, a laugh, a kiss.
              Ah yes, these things, I too, will miss.

             Be not burdened with times of sorrow,
              I wish you the sunshine of tomorrow.
                My life's been full, I savored much,
            Good friends, good times, a loved one's touch.

                Perhaps my time seemed all too brief;
               Don't lengthen it now with undue grief.
               Lift up your heart, and share with me-
                 God called me Home, God set me free.

(9)李明一同學安返天家!          楊梨惠  2013-1-19
各位親愛的同學:
從星期一大清早接到消息,知道李明一已息了地上的勞苦,回到天上永遠的家鄉後,一直思潮起伏,無時無刻不在想念她,不能釋懷。相信妳們也是一樣。今天陪先生在教會一整天,為支持他開的個人佈道訓練課程。回來後看到李繼光下面這封信,我的心得到安慰。我們的同學李明一的確是我們北二女的光榮,她以那內、外都極其美麗的生命影響了許多生命,我們確信她已回天家享受與主同在的永遠福樂!現在,我終於可以安心對明一說,"後會有期!謝謝妳為北二女發光!"

記得我們希望藉五十年一次的同學會去Honor明一嗎?在這裏謝謝同學會的那個禮拜二(10/23)代表我們去探望她的五位同學:黃雅惠,卓以定,彭德滋,李琪明,和蘇秀珍。這探訪深深感動她的夫婿,劉容生醫生。也謝謝卓以定在10/26日同學會晚宴中代表性的致辭特別分享她心目中摯愛的李明一,我們何等以明一為傲。

在這兒也謝謝這星期來幾位為紀念李明一而忙碌的同學。星期一黃雪蘭一接到消息,馬上用email轉告各位同學,並在BLOG上加闢 "懷思無限" 的專欄。當晚以定漏夜趕工,次日馬上交出一篇文情並茂的文章,追思她從高一就認識的傑出的李明一,沒有人不深受感動。接著星期三李芳綿代表 "北ニ女1962年畢業全體同學 " 聯絡上劉醫生的祕書,嚴小姐,贈送鮮花。接下來就是我週四晚聯絡李繼光找人代表我們參加週六的追思禮拜。很感謝繼光不但趕去參加,還給我們一個溫暖人心的報告。我知道繼光不是哀傷地一個人由竹東回臺北,而是充滿感恩及盼望地回家,知道明一 的一生極其美麗,有口皆啤,也確信她現在已進入完美的永恆,再沒有痛苦和眼淚!請享受下面繼光的excellet writing of Ming-I's Memorial Service. 願上帝祝福妳們及家人!  Love, 梨惠上
ps.
深願藉此機會謝謝我們的楊厚菁提從明一回國一直關懷她,鼓勵她,幫助她。

(8) 李明一同學的追思彌撤            李繼光 2013-01-19
梨惠:
謝謝妳為二女中盡心盡力,昨天我剛從台南參加三天二夜的自然生態之旅回來,看到妳的信,也想不出有誰住在新竹附近。從台北出發總比美國的同學來得近,同事告知坐高鐵較節省時間,乃決定第二天搭高鐵南下,代表二女中去參加追思彌撒。很奇妙,今早的靈命日糧正切合主題:榮耀天家。引用詩篇116:15「在耶和華眼中,看聖民之死極為寶貴。

今早本預計搭9:00的高鐵,因早到乃改搭8:36的車,9:10左右到新竹高鐵站,服務人員要我改搭台鐵到新竹火車站,走路到聖心堂及時趕上。這是一場極為感人的追思儀式,從追思的照片及兒女、同學、同事及朋友的追述中,得出一致的結論:她是一位美麗優雅、和藹可親、能力極強又體貼人的好學生、好母親及好醫生,即使面對病痛的苦難仍以一貫的微笑與堅強來面對。陳茂元醫師詳述她是台大醫學院最仁慈的校花,前仆後繼的好逑者雖鍛羽而歸卻無人受傷,一生待人都是如此溫柔體貼。工研院同事李鍾熙感謝她為工研院及台大醫院搭起一座橋樑,讓工業研究得應用於臨床醫療上,南藝大黃碧端校長敘述她對音樂及藝術等美學的愛好。王力宏自彈自唱:「安息吧-晚安,我的天使」。
  
最感人的是其先生劉容生副校長的結語:她擁有女孩一切的幸福,即美麗、聰慧、氣質、善良的兒女、工作上受尊重又有幸福的家庭,但十年來又喪失了一切。這十年來陪伴受苦的明一,讓他瞭解耶穌在十架受苦的心情,必須謙卑下來,學習明一熱愛人生且無已助人的態度,同情有缺陷、能力不足的人,學習不求回報的助人,帶來的快樂與滿足勝過一切。他珍惜明一如同天使般的美好與恩情。他是親愛的丈夫、忠實的朋友及孩子的父親。明一雖已離去,將如千風之歌所云,化身為千縷微風,為陽光、為飛鳥,如星辰守護著。   

回顧李明一同學的一生,滿了佳美言行,也在兒女及周圍人群人開出微笑的花朵,相信在天上必有榮耀的冠冕等著她。
繼光

(7) 追思明一                      彭德滋  2012-01-19
 子洄和我去女兒家一個多月, 日前才剛回到家裹. 返家前已經接獲明一病逝的消息, 情緒低落. 待心情平靜少許以後再回想數十年的相識與交往.
和多數同學一樣, 高初中同校六年, 到高中三年同班才真正相識. 大家都知道她的聰慧溫婉與勤奮. 這幾年來我更看到了她堅忍的意志.

明一2005年發病, 20061月夫妻一同返美與朋友相見, 已需要看護同行. 謝謝慧莊伉儷做東安排聚餐. 加上琪明, 我們四家吃喝暢談一晚. 我們
去接明一, 我還記得在車上, 她用微弱但非常喜悅的聲音, " 我做奶奶了! 我有一個小孫女."
自家母回台與妹妹同住後, 我每年返台探親, 也安排一天去新竹看望明一. 2007年是在林口長庚醫院見到她, 因為她剛做完裝胃管的手術. 以後
幾年都在她清華大學的家中看望她. 看護把她打理得很好, 坐在輪椅上, 但已不能言語. 有一年一進客廳見到一位高挑秀麗的女子, 宛如年輕的
明一翻版, 我驚愕了一下, 原來是她女兒真華前一日才由紐約州飛來探望她. 真華打開地上carry on小箱, 示意看護她為她們準備的許多DVD,VCR,
多麼體貼的女孩兒, 我站在一旁很感動. 可見一雙兒女調教得多好. 兒女分別取名向華, 真華. 心意可見.  2011年雅惠和我一同去看她, 她才剛從
醫院回家數日去年同學會前, 琪明, 雅惠, 以定, 秀珍我們五人同去醫院看她竟是最後一次了. 想來不勝唏噓.

1969
年我還在台灣工作, 有幸參加了明一的越洋電話訂婚, 當時覺得好新穎, 翻著舊照, 彷彿又看到了嬌羞美麗的倩影.
來美後曾造訪過她在康乃爾大學的溫馨小家. 爾後雙方都遷徙忙碌就漸失聯繫了. 怎能料到再見面是這番情景 ?

明一追求完美, 她也一直亮麗出眾拔萃. 我們永遠懷念她.
人生苦短, 忙碌一生, 我們也邁進了老人的行列. 感謝梨惠發起的同學會. 聯絡到了一百多位. 如今大家可以找到許多失聯老友, 重續舊誼.
祝願大家多珍重 !

(6) 雪蘭,
Thank you for the announcement.  Still remember how graceful and kind she was at high school. Undoubtedly she carried on those admirable characters throughout her life. She was a true model to us all.      筱泉
 
筱泉

Yes, ﹕明一 is forever our model.  Life is rather short for her.  Hope she rested in peace now.   雪蘭

(5) 以定,   
謝謝您寄來和明一夫婦的合照及紀念明一的文章明一是我國語實小, 北二女初中及高中的同學在我記憶中的明一, 是一個漂亮可愛身材苗條的女孩說起話來總是輕言細語,十分温柔去年十月您們去新竹看她, 我事後才知道當時心中還覺得很遺憾, 但是現在想想, 這未嘗不好至少在我想起她時總是只記得她青春年少的模樣
 鳳貞

(4) 今早剛剛收到的電郵。
會來的消息還是會來,明一算是解脫了。心中難捨,但也替她和家人感到輕鬆。
我會將寫篇極短的紀念文章(就是五十年在台同學晚宴介紹明一的原文)給雪蘭發表。
希望大家如要寫紀念明一的文章,可直接寄給雪蘭,她是大家的學術股長。明一言行都是個值得紀念的好同學和榜樣!
祝大家新年快樂,健康平安!!
以定

(3)  雖然心中有準備, 但仍難過, 惋惜. 不過也祝福她入天國安習,永離病苦!    林翠

(2) 謝謝以定。這麼amazing,代表我們,馬上趕出這篇文情並茂的文章。我讀了又讀,真的很感動,心想要是下一代也看得懂中文,該多安慰。願上帝親自擦乾容生,及親友的淚水。因為明一已息了世上的勞苦,到了一個沒有痛苦,沒有眼淚的地方,享受在主裏的安息。謝謝芳綿代我們訂花。請大家節哀保重!Love,

(1) 容生和各位好同學
讓我在此特別感謝容生這麼多年的愛心,耐心,和細心地照料我們同學李明一。
知道她安詳地回了天國,我也徹夜趕完這篇短文。

如果不行,我特地附上一張我「蘭花」的水彩拙作。
蕙質蘭心的明一當之無愧,借花獻佛,也同時送上我們千里之外,對所有明一家人的祝福!!
容生和她的兒女節哀順變,保重身心!!     



紀念我的好友李明一                   卓以定

前言:
我的高中同學李明一,是我在1959年高一進入仁班教室那一天才真正認得的同學。她在初中與我並沒有同班,但是臉龐早已熟悉,我們是初高中六年北二女的同學。高中畢業之後,在這人生的五十年之中,我們隨著時空,但依然間稀有著聯繫。2012年十月底,我們在台慶祝北二女(中山女高)畢業五十年之際,彭德滋,李琪明,黃雅惠,蘇秀珍和我特地一起去看了長躺在新竹台大醫院病床的明一。對我,那已經是在中年之後頭次見面了。她因患有小腦退化症早已失去知覺,靠著各種插管和儀器控制生理機能。全日一直有先生,乾女兒,和固定外勞等細心照料。我們每位同學都在她床邊和她有機會單獨說話。在2013年一月十二日,明一終於走完她的一生。下面短文,大部份是在長榮桂冠大飯店同學會晚宴,我所記述的,我們永遠的同學李明一。
 ………………………

當我們大家看著將近九十多位同學從世界各地的到來慶祝我們高中畢業五十周年時,不知不覺地看著在五十年前的同學們的相片秀,再想到大家曾經青春美麗過的身影。很自然地會想到應該會出席,卻沒能出席的明一。

李明一,這位我們大家都記得的好同學,她本人就是代表北二女的精神的好同學! 李明一是我們那屆畢業第一名的優良生,她的微笑,永遠典雅和勇敢面對的心態,是人人都喜歡的同學。她如果今天是健康的,一定會出席的。即使她生病了,不良於行的她也會來的。但是她因為得了小腦退化症十多年,已經完全不能行動,失去知覺,躺在新竹的台大醫院養病,所以才沒有來參加。

明一是我們髙一仁班的同學。認識她,卻是早在北二女初中常看到的面孔。她祖籍是內蒙古察哈爾人,由國語實小畢業,以邊疆少數民族加分進來,考進北二女。她的人生實在不見得是嬴在起跑點,但是她在人生慢跑之中的每個過程,卻是一位永遠的常勝軍。因為人生本身就是一場馬拉松的慢走,可以努力又競業的走著每個過程,在任何小站都能做到盡力盡心,就是不虛此行,就是勝利者吧。明一就是如此的當之無愧的勝利者!

仔細觀察我們每個人,不都也是曾經在人生過程有過不順或者跌倒過,但都能勇敢戰勝挫折,繼續往前?我想這就是偉大的北二女精神!我們每位同學都心含謙虛,表現低調,但是傲骨不傲態,有尊嚴又努力,剛強克服人生難關。今天和我參會的同桌同班同學,如邱美悅是考乙組,因因緣際會,去了日本京都大學改讀了藥劑系畢業,又去美國普度大學讀藥學系,已順利考過博士資格,才結婚生子,又在北加州Humana擔任二十多年藥科主任退休。曹豐芝留美有著美滿家庭,更有著幸福的婚姻,生育的一兒一女都優秀,夫婿英年早逝,但是她滿懷著紀念先夫的愛,勇敢又優雅的生活,越活越美麗….真是每個同學都是北二女精神的代表啊!

明一在初中時她好像和陳浣方,李恕信同班的。她初中就長得很高,臉長圓的,常微笑,白襯衫是燙得挺挺的。頭髮總是用夾子將它梳理到耳後。記得她曾經參加演講比賽,為了表現更好,她用了很多手勢,令我留下深刻印象。她一生都是總微笑著露出酒窩,這樣子的表情一直維持,這就是明一! 一個自律,有禮,寬容,又善良,又傳統節制的好人。她從來不會情緒失控,說話慢,有條理,總是客氣禮貌。我們認識,沒有正式交集,因為她總是沒有和我坐得很近。

但是高中有件事讓我更進一步認識她。我注意她有一個很愛她的父親。高中頭兩年,她好像坐在靠近走道。每次天氣變化,幾次台北突然傾盆大雨。明一的父親,個子高高旳,戴雙眼鏡,會悄悄地出現在窗外,默默地放把雨傘,就又悄悄地走了。好溫暖的父愛感覺。

我們高三分班了,她分到甲組,我到了丙組。高中畢業後的暑假,我們才常常在一起。有一次她來我家,把高中畢業文憑留在我家,過了半年,她才想起來,來我家拿。我母親問她兄弟姐妹有幾個? 她微笑的說有兩個半。當時她那有著天生心臟病大眼的小妹已經去世。原來她媽媽又要生了。後來就在她大學二年級時,又有了個小弟弟。

我們進了大學之後,明一都會發起幾位同班保送的,每年舊曆年左右去她家。她父親好像當時擔任國安局要職,我們幾個小朋友曾經搭過她家的公家大汽車。她大妹明姝很漂亮,就是現在王力宏的母親,明一非常痛愛她的弟妹。 明一在大學醫學院讀書時,很出風頭。我們在大一大二的校本區常一起上生物課或是實驗
而經常見面。過年時就同明一,和德滋,琪明,浣方等一起去北二女和以往老師拜年。北二女的風氣很好,大家雖然努力讀書,名次接近。但總是良性競爭,都會成為一生的好友。大家功課差不多,根本沒有什麼比較的問題。

到了大四下,我拿了加大獎金,已經準備出國了,碰到明一說起他們系有個舞會。其實他們班早已有一男生和我提起。那時的我是書呆子,在家又受家父過份保護。就回家問父母,父親說妳出國在外,從沒和同歲的男生跳舞,應該去練習。於是在畢業前,我人生的第一次舞會,也是和明一一起參加。 1969年夏,我已婚又剛做母親,老公已經畢業在加大上班。居然在校園他也結識了劉容生。容生說拿了碩士,正好他哥在加大執教,他找了份暫時工,來接未婚妻明一。於是我和明一又在容生哥家又見了面。她就是初次見過我初為人母的第一位同學。

她和我總是三不五時交換卡片,後來的幾次見面都是在美國台大醫師校友會遇到。記憶深刻的兩次是89年和94年,前者就是留下的合照。我們每次見面都會促滕長談。也見到了她一兒一女,她依然和過去一般的典雅。她和容生在中年時,不只工作忙,家中一直住著其他家人。先是劉家的婆婆,後來就是她的母親和小弟(父親生病住在台的老人院),她和老公完全擔負起教飬的責任,小弟的課業和鼓勵他打工成人。他們兩人從不忘表示珍惜彼此的幫忙,夫妻恩愛之情溢於言表。不久她就隨著老公回台灣了,她回去的第一年就開始長久不適,疑有巴金森症狀。

2005年某日,我突然接到她先生容生在加州的長途電話。說他們夫妻和照顧的菲佣一起來了美國。要去紐約看兒女,因為兒子和媳婦剛生了孫兒。想這個周末
邀請我們一起在紐約吃飯。無知的我還在上班,想想只剩幾天,無法趕到,就說那麼下次再見也行。我也就從此失去了和明一最後一次可以交談的機會,真是遺憾。

明一夫婦後來在紐約請了住在當地的德滋,琪明,和慧莊等,又去他們原來生活的Albany請了百名至交,謝謝大家的多年情誼。然後在吃飯席中 ,明一自己慢條斯理的細述自己的不治慢性疾病的最後結果。她並且一再地強調,自己這一生該有的都有了,人生沒有遺憾,有著幸福的人生!這是一個多麼了不起的智者,仁者和勇者?!

當我在2012年十月底再見到沒有知覺的明一時,她已經被多年的藥物和插管折騰多年的胴體,失去了過去美好儀容。但是明一的完美靈性和高尚品德依然完整地展現在我心頭!而且永遠記憶猶新,刻骨永恆!

明一,這一生能夠認識妳,和妳多年深交,在我人生不同階段,從少女,青春。從中學,大學到研究院,到中年和迄今。我們都有著奇妙因緣可以交集,都有妳的參與,感覺真是美好! 尤其能夠在北二女六年和妳同窗,那真是多麼珍貴又美麗的歲月!妳不卑不亢的應戰疾病,明知不克依然盡力而為,真是打了一場明知不勝的優雅仗。也謝謝妳給我們大家上了一課這麼圓滿又難修的生死課!謝謝明一,我們再見了!
Thank you very much for teaching us how to live and how to die!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